专题先容

他们是谁——他们是基层的接种医生,默默无闻。

他们做了什么——从事着平凡、繁琐、单调的预防接种工作,一点一点地把健康的种子散播下。

他们奔走风尘、走街串户,会遇冷脸,会遇拒绝,会遇责难,承受委屈却不畏缩,只为预防接种“一个都不能少”。他们是播种健康、播种未来的最美的人们!

请眷注您身边最可爱的接种医生,选出身边最美接种医生。

分享到:
  • 风采呈现
惠州市-刘志南:扎根基层22年  呵护孩子健康
发布日期: 2016-01-26 浏览次数: 撰稿人:信息宣扬科 部所:办公室 字体:

在惠州市的北部,离龙门县城16公里的路程,山路蜿蜒。在蓝田瑶族乡卫生院,一个并不算高大的汉子披着一件洗得有些发旧的白大褂闯进了人们的视野:满头银色发丝,深深浅浅的皱纹,与城市人不同,他略带着紧促的笑容,憨厚在他的脸上显露无遗,他,就是刘志南,二十二年如一日奔走在蓝田瑶族乡81个村民小组之间,不辞劳苦地为山村所有孩子接种疫苗。

一、扎根基层22年,无怨无悔

蓝田瑶族乡被群山环抱,据了解,其地势北高南低,海拔500以上的山峰15座,颇有山区的味道。行车绕过几个弯,拐入蓝田圩镇,在蓝田瑶族乡卫生院二楼,常常会看到一位个子并不算高大的汉子正在工作。简陋的台面上摆放着一排儿童预防接种卡装订的册子,刘志南披着一件洗得有些发旧的白大褂站在工作台旁,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正在对龙门县儿童预防接种卡上做入册登记和查漏补缺。

“卡介苗、乙肝、糖丸……”在一位儿童的预防接种卡上,每一项疫苗下都密密麻麻地登记了乡镇上每位儿童接种的时间和次数。这些儿童预防接种卡按照蓝田瑶族乡8个自然村和流动人口分别装订成册,每年新建册子,每位儿童到了预防接种疫苗的年龄,陈志南都将其登记入册,除却每月3天在蓝田瑶族乡镇卫生院接种疫苗的日子,其余时间都奔走与各个乡村卫生站点,在接种日结束后,他要马上核对清查辖区漏种儿童,打电话核实查明儿童不来接种的原因并告知下次补种的时间,除此之外,他还加入到农户家中宣扬接种疫苗的好处,说服家长给自家的孩子接种疫苗。

蓝田瑶族乡常住人口1.1万人,每年的出生人数约有100多名。在预防接种门诊登记室,有一台台式电脑,平时,由他的徒弟陈科成去完成儿童预防接种信息录入工作,而自己却仍保存了用接种册记录儿童接种信息的习惯。陈志南说:“我不会用电脑,保存了以前的习惯,给接种疫苗的儿童登记入册,我的徒弟小陈会将我登记的信息录入电脑,给查找漏种儿童省了不少的功夫,不像以前那样,要一本一本册子翻找。”每次在电脑上查找到未前来卫生院接种疫苗的孩子,刘志南就会深刻乡村挨家挨户给孩子的家长做工作,劝说家长尽早给孩子接种疫苗。

、“入户游说”,被嫌弃仍坚持不懈

国家限定一类疫苗免费接种,包括乙肝疫苗、卡介苗、脊灰减毒活疫苗、百白破疫苗、白破疫苗、麻风(麻疹)疫苗等11种,儿童从出生到6岁须按免疫程序接种,对未按免疫程序完成疫苗接种的14岁以下儿童还要实行查漏补种。而刘志南在成为防疫医生最初的两年在给乡镇上的孩子接种疫苗时,没少碰壁。

刘志南是龙门县蓝田瑶族乡当地人,1979年从龙门县六二六卫校结业后,他回到蓝田乡小洞村卫生站成为一名医生。1993年,因为工作尽职尽责而被调入蓝田瑶族乡卫生院接管接种疫苗的工作。从普通乡村医生到专职接种医生的转变或多或少有些不适应,刚接手时虽有基础,但在给他人打针还不算太熟练,刘志南则自己给自己手臂上实行反复地扎针练习,而对筹划免疫也是一知半解的他重新拿起政策解读钻研起来。

“当时,乡镇上很多小孩都没有接种过疫苗呢。”刘志南说,他刚接管接种疫苗工作时,他发现蓝田瑶族乡的很多孩子到了10多岁都没有接种过疫苗,就连自己的孩子也从未接种过疫苗,许多家长不知道或不理解为什么要接种疫苗,接种疫苗对孩子有什么好处,于是他开始了“入户游说”,说通了就给孩子们按免疫程序一针一针的补上。

“孩子本来就怕打针,一看到我撒腿就跑,而家长不理解预防接种对孩子的好处,对我置之不理的态度,还遇到过放狗来吓唬我的。”即便如此,想到孩子不接种疫苗就容易得传染病,刘志南想方设法地给家长做思维工作。手上功夫要好,嘴上功夫也不能落单。“当时有个村的一个孩子因为没有按时接种疫苗,不幸患上了小儿麻痹症,我以此为例,劝说家长,告诉他们接种了疫苗就不会得这个病,慢慢地他们才愿意接纳我。”刘志南不厌其烦的对不同的家长人群做工作,每回“入户游说”,他都会装带上许多接种疫苗的小册子给家长们宣扬接种疫苗的好处,刘志南暗示,也得益于自己是当地人,许多亲戚伴侣相帮,一步一步,接种疫苗的孩子开始多起来。后来,他以学校为突破口,每年都为学校不同年级的孩子接种疫苗。他笑着说:“小孩子可怕我了,因为我要给他们打针,看到我就跑。”只要入户做通家长工作,刘志南就会亲自带孩子回到卫生院疫苗接种,而他却从未请求过单位给任何补助费用。

、行走山路岁月,只为宣扬接种疫苗的好处

一台自行车,车轮碾压过泥泞、凹凸不平的山路,背包里全是接种疫苗宣扬小册子,还有接种疫苗的注射工具,这段日子是最令刘志南难忘的。2004年,他接管下了密溪林场内的接种疫苗的工作。蓝田瑶族乡西与地派镇和密溪国营林场交界,从圩镇到密溪林场需要走上20公里的路程,当时刘志南的交通工具只有一台破旧的自行车,行走在坑坑洼洼的崎岖山路上,颠簸着需要花费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刘志南在接管了密溪林场接种疫苗的工作后,发现有许多从贵州到来密溪林场务工的外地人,他们的孩子同样是没有接种过任何疫苗,更别提有人懂得接种疫苗的好处。一开始,这些外地人并不理睬刘志南,甚至还把他当“坏人”看待,刘志南不太擅长说普通话,而有些前来务工的外地人同样不擅长用普通话表达,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刘志南愣是带上了一本笔记本,见到外地人便与他们用书面文字表达意思,并给他们人手一本有有关疫苗的宣扬册。刘志南在那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天天都赶往密溪林场,无论刮风下雨。功夫不负有心人,13个外地来的孩子终于在刘志南日复一日的劝说家长后接受了疫苗接种。谈起这段日子,刘志南既是难忘又有满满的成就感。

刘志南的徒弟陈科成说,每逢到了给孩子们接种疫苗的日子,刘志南绝对是最早赶到乡村卫生站点的。“大家八点上班,但我的师傅却是八点前已经在卫生站点等待接种疫苗的孩子了。”现在环境好了,刘志南以往的代步工具由自行车变成了摩托车,但很多时候,陈科成不忍师傅在天寒地冻的早晨让他独自一人骑车赶往乡村,便主动请求开私家车送刘志南昔时,但刘志南却说:“乡村很多路车走不通,还是摩托车方便。”七八年来,他仍骑着摩托车奔走在蓝田瑶族乡的各个乡村小道上。

、“这都是我的本职工作”

“乡村接种医生的工作那么繁琐枯燥,收入也不高,你有没有想过放弃呢?”面对这样的问题,今年57岁的刘志南说:“想到给孩子接种疫苗可以预防传染病,我就喜欢这项工作,没有因为繁琐和枯燥而要去放弃它。”刘志南家里六口人,妻子、三个孩子和一位八旬老母亲。如今,他不仅是个尽职尽责的医生,还是个孝子,一到下班时间,他就匆匆的要往家中赶,他说:“我得回家给老母亲做饭吃。”

2000年以前,正值壮年的刘志南工资只有150元一个月,那时候为养家糊口也曾萌生过一次打退堂鼓的想法。那么又是什么让他放弃了到外地工作的念头呢?“当时镇上有一家从广州来的养鸡专业户,我了解过这些专业户都会给鸡注射疫苗,注射过疫苗的鸡病死率极低,我就知道注射疫苗可以防病,联想到孩子接种疫苗,也一样可以防止得传染病。”刘志南说,这么一想,给孩子接种疫苗那更是非常重要了,于是打消了要到外地工作的想法,在这岗位上一坚持就是22年。

刘志南现在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希翼孩子们都能够健健康康的成长,而在他即将退休的几年时间里,他希翼能够把这份仔肩和阅历传递给年轻的人。在遇人夸赞其坚持时,他只是笑笑说:“这都是我的本职工作。”

在蓝田瑶族乡卫生院里的小小科室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默默无闻地守护着每位瑶乡儿童的安危和健康,奉献出自己的青春,这就是最美的预防接种医生—刘志南。

IMG_9159

IMG_9160

IMG_9162

IMG_9152

相干信息 TOP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